banner
我们相信
2018-07-08 15:30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有人说,现行的户籍管理制度、农村金融及投融资体制、农村土地制度、多层级垂直管理的城镇行政体制等等,束缚了小城镇前进的脚步。对此种说法,我们并不讳言。

作为全市改革创新年的七大任务之一,县域新型城镇化体制机制改革正在稳步推进中。这项改革的内容包括:确定一批中心镇,开展扩权强镇,下放部分县级管理权限,从用地指标、财税优惠、管理体制等方面出台支持政策。此外,把进城落户农民纳入城镇住房和社会保障体系,在农村参加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的人员规范接入城镇社保体系。

但是,体制机制的紧箍咒并不仅仅戴在我们的头上。看来,关键还是要在自身找原因

朱亭镇,因儒学大家朱熹而得名;官庄镇,坐拥省级历史文化名村沩山;鹿原镇,中华民族始祖炎帝的陵寝地;酒埠江镇,拥有国家级地质公园;白兔潭镇,生产烟花鞭炮的历史上千年;皇图岭镇,湘东第一镇的名号享誉多年

去年11月市规委会审议通过的06版总规修改,则进一步明确:到2020年,打造两轴四带开放型市域城镇空间结构。株醴、株炎两个城镇发展轴,长醴攸、衡攸萍、衡茶吉、郴炎吉四个城镇发展带,犹如一条条项链串联起一颗颗珍珠,重点打造37个5种类型(综合型、工矿型、工贸型、商贸型、旅游型)的小城镇。

今年3月下发的《株洲市城镇扩容提质实施纲要》,还量化了小城镇建设的指标:到2017年,各县市要建成2个以上特色镇。

现如今,全市村镇规划编制工作也在快速推进当中。不用多久,全市102个乡镇、城市规划区111个村庄、全市1656个村庄的规划编制(修编)工作就将完成,从而为小城镇发展描绘出美好蓝图,制定可持续的发展路径。

在千年儒乡颂扬朱子文化,在106国道边打造循环经济园,在村镇建设村民集中居住点随着一个个项目相继实施,我们相信,工业强镇将生机勃发再振产业雄风,历史名镇也将洗涤尘垢显出历史风流。

市委十一届五次全会提出,着力打好县域崛起、城镇扩容提质攻坚战,集中力量建设一批工业强镇、商贸重镇、文化古镇和旅游名镇,构建中心城市、次中心城市、县城、中心镇、新型农村社区协调发展、互促共进的现代城镇体系,形成经济繁荣、生态宜居、城乡一体的城镇群。

我们是不是有重城区、轻乡镇的观念?是不是有小富即安、安于现状的思想?

全市《十二五小城镇建设项目库》也已建立完成。该项目库分7类,分别为城镇体系优化、基础设施建设、居住条件改善、湖湘特色建设、美丽宜居创建、绿色低碳建设、名镇名村建设,共囊括项目275个,总投资达186亿元。

人口聚集力偏弱。2012年,我市镇区总人口42.2万人,平均每个镇区6492人,尚无镇区人口上10万的建制镇,1万人以上的仅有8个,1万人以下的共58个,5000人以下的46个,2000人以下的10个。

缺少规划指导。当前,全市66个建制镇仍有51个未编制规划,即便是已编制的规划,也是质量不高、前瞻性不强,又面临着修编。缺乏规划的指导和管理,小城镇建设杂乱无序,有新房无新村。

资金、规划、产业、人口四大因素相互掣肘,使得我市小城镇集体陷入发展困境:皇图岭的豆腐,不再十里飘香;朱亭的古色古韵,仍然养在深闺;鹿原镇上祭祀的钟声,始终未能传遍四海;白兔潭的烟花鞭炮,被他人抢尽了风头

现今的新型城镇化浪潮,不再是大城市的单兵突进,而是城乡一体的集群作战。鉴于此,我市正以前所未有的高度和力度,来发展小城镇,来打造名镇强镇。

产业支撑力不足。2012年,全市乡镇规模工业企业数占全市的49%,但工业总产值仅占全市的18%,利税总额仅占全市的15%;有31个建制镇的财政一般预算收入低于1000万元;平均每个乡镇规模工业企业的从业人员154人,比全市平均数少131人。

同时,我市还在积极推进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试点工作。多重改革触及乡镇发展的权限、资金、土地和人口等方方面面,将彻底为小城镇发展松绑。前不久完成的《完善城镇化健康发展体制机制调查与思考》一文如此写道。

资金投入不足。2012年,全市小城镇基础设施建设专项资金仅2169万元,平均每个建制镇只有33万元。连续几年,个别县已无该项资金投入,部分建制镇基础设施建设基本空白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1history.cn跑狗图58彩开奖手机开奖,开奖查询彩票,马会免费资科大全2017版权所有